• 本月热门标签:
  • 财经

当前位置: 汉中最新消息 > 财经 >

天安财险危局:连续亏损四个季度 百亿理财险压

2019-09-05 00:38 - 查看:
今年以来,天安财险遭遇危机。5月,一份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揭开了天安财险的百亿理财险兑付困局。 信息显示,2019年,天安财险需兑付投资理财型保险550.8亿元;其中,前四个月

  今年以来,天安财险遭遇危机。5月,一份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揭开了天安财险的百亿理财险兑付困局。

  信息显示,2019年,天安财险需兑付投资理财型保险550.8亿元;其中,前四个月需兑付金额高达404.80亿元,5月至12月尚需完成理财险兑付154.21亿元。此外,天安财险的经营业绩也堪称惨淡。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二季度末,天安财险净亏损额高达14.72亿元,且已连续4个季度亏损。

  作为中小保险公司激进扩张的代表之一,近年来,天安财险凭借大力推广投资型理财保险等中短存续期险种,实现了短时间内的快速发展。然而,当保险资金错配的游戏落下帷幕,激进模式遗留下来的并发症逐渐凸显。内忧外患下,天安财险该如何熬过危机?

  8月14日,A股上市公司西水股份公告称,子公司天安财险于6月4日至8月13日,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累计出售所持有的兴业银行股票4.978亿股,占兴业银行总股份的2.396%。交易完成后,天安财险将不再持有兴业银行股份。

  天安财险缘何出清兴业银行股份?这需要从上交所的一封问询函说起。5月,上交所向西水股份发出问询函,要求其从经营信息、会计政策等方面,进一步补充披露信息。这其中包括天安财险理财险兑付安排问题。

  针对上交所的问询,西水股份在回复中表示,公司已于今年前4个月,通过信托产品提前到期、不动产投资项目处置等方式,累计获取资金402.02亿元。但因资产处置回款进度低于预期,公司在5-7月存在现金流缺口。为了弥补现金流缺口,天安财险拟提请董事会授权管理层,在部分时段通过卖出兴业银行股票的方式增加资金来源。

  实际上,今年以来,天安财险已经多次减持兴业银行股份:2月15日至25日,天安财险通过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所持兴业银行3.415亿股;27日,天安财险再次减持兴业银行700万股。

  叠加6月的出清,天安财险年内已经通过售出兴业银行股份至少套现135亿。此外,其还曾于3月将持有的兴业银行4.978亿股股票收益权,作价87.88亿转让给华夏人寿。

  大量套现背后,是百亿待兑理财险给天安财险带来的巨大流动性压力。所谓理财险,一般指理财投资型保险产品。该类产品自2013年起广为盛行,被部分迫切寻求扩张的中小险企所青睐,天安财险正是其中的代表公司之一。数据显示,2013年,天安财险的理财保险规模为0.02亿,但到了2016年已经暴涨至2474.81亿。

  好景不长,随着监管部门对中短存续期业务规模加以限制,投资理财型产品逐渐停售,天安财险的理财险规模也迅速下滑。在失去了借新还旧的法宝后,巨额存量业务成为了压在天安财险身上的一块巨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天安财险的理财险余额为566.4亿元,其中,2019年内需兑付金额便高达550.8亿元。

  具体来看,5月天安财险需兑付理财险26.65亿,当月公司没有集合信托产品到期,其主要资产与主要负债的现金流匹配情况为﹣26.65亿。

  6月,天安财险需兑付理财险19.43亿元,卖出回购金融资产到期还款高达115.01亿,到期集合信托仅21.85亿,当月主要资产与主要负债的现金流匹配指标为-112.6亿元,现金流敞口进一步扩大。

  随后的7月和8月,尽管天安财险通过集合信托产品到期回款96.25亿和91.99亿元,分别覆盖了当期理财险兑付所需的13.55亿和16.70亿,但由于公司投资集合信托产品不存在公开活跃的交易市场,故短期变现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未来现金流或许仍将承受一定压力。此外,9月到12月,天安财险仍需兑付77.87亿元理财险,情况难言乐观。

  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天安财险的净现金流为-10.47 亿元,相较于上季度末的4.52亿大幅下降。天安财险在报告中也表示,在签单保费较去年同期下降80%和固定收益类投资资产损失本息20%的两种压力情景下,公司的流动性覆盖率分别为98.70%和87.50%,其优质流动资产的期末账面价值不能完全覆盖未来一个季度的净现金流,需要及时变现投资资产,调整资产配置,提高公司资产流动性,以确保到期债务的及时兑付。

  公开资料显示,天安财险成立于1995年1月,总部设在上海浦东,注册资本177.6亿元人民币。

  2016年,天安财险总资产尚为3025.84亿元,而到了2017年则下滑至2225.03亿,2018年更是进一步下滑为1113.4亿,两年同比下滑幅度分别达26.47%、49.96%。

  不仅如此,在盈利方面,天安财险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最新披露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二季度,天安财险净亏损高达14.72亿元,亏损额较上一季度的13.48亿进一步扩大,且已连续四个季度亏损。另据2018年报数据显示,天安财险的车险、意外险、责任保险、健康险和企业财产保险五大险种,在2018年全部承保亏损。

  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也发出了相关质询。而西水股份回应称,公司承保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包括三方面。其一是受保费充足度降低共性等因素影响,公司赔付水平同比上升;其二,是公司在销售渠道建设等方面加大了投入,导致费用水平同比上升;其三,天安财险表示,公司的承保亏损主要由车险、意外险和保证险造成,其中车险保费收入比重更是达到78.62%,而2018年行业车险综合成本率呈现上升趋势。

  今年5月,评级机构中债资信发布报告称,由于天安财险2019年面临较大的满期给付压力,短期流动性压力加大,在出清兴业银行股份等优质资产后,其后续投资资产变现能力出现下降,盈利能力有所波动。故而中债资信将天安财险主体信用等级为定为“AA”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

  随着行业加速回归保障本源,保险公司正纷纷投身于业务模式转型升级。然而值此之际,天安财险却遭受到了资产端和负债端的同时发难,处境堪忧。

  从负债端来看,粗放扩张年代遗留下来的数百亿理财险兑付问题泰山压顶,令天安财险本就并不充裕的流动性捉襟见肘;而在资产端,公司的部分投资资产尚未到期,短期内变现能力存在不确定因素,回款乏力。

  纵观天安财险近年来的发展轨迹,可谓是成也理财险、败也理财险。多年前的一场保险资金错配游戏,如今却让自己吃尽苦头,难免令人唏嘘。深陷理财险兑付漩涡,天安财险能否顺利熬过今年的危机?恐怕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